贵圈《演员的诞生》爆红的秘密:台上怼完继续掐
2017-12-07 23:3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《演员的诞生》能成为爆款,多少是有些出人意料的。选拔类型的综艺秀近几年气势走低,亮点渐少;章子怡、宋丹丹、刘烨乃至张国立皆非综艺首秀,观众的期待值也就打了折扣。

  然而,黑马走的就是你意想不到。周一围凌潇肃咸鱼翻身,郑爽的笑场、欧阳娜娜的哭喊都霸榜了热搜,章子怡则一夜之间成了国民偶像。《演员的诞生》离成为“现象级综艺”仅有咫尺之遥。

 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《演员的诞生》的成功?我们因此采访了节目的总导演吴彤等众幕后主创,试图寻找答案。

  在浙江省绍兴市的节目体育馆,吴彤快速的走进采访间。一上经过歪在沙发上、地板上困得横七竖八的同事。这个85后的沈阳人一坐到沙发上,一条腿顺势压在了另一条腿上,幕后的秘密就此揭开。

  11月底,我们在《演员的诞生》录影棚,围观了一场。节目即将开始,导师宋丹丹率先走进现场。等候多时的观众鼓掌欢呼。跟在后面的刘烨导师出现,一个女生大喊“男神”,全场大笑,刘烨顺势送出一个飞吻。台上的推荐官张国立正在顺词,章子怡最后一个出场、落座。“现场倒计时20秒”,《演员的诞生》的氛围被聚了起来。

  这已经是复赛部分的一场,周一围、柳岩率先演了起来,随后不久,凌潇肃也带着角色登上舞台。

  器里,章子怡、宋丹丹、刘烨三位导师的目光显得投入而严肃。这三人与旁边的BOSS团一起,构成了《演员的诞生》的评论场。

  最意外的导师章子怡,却是总导演吴彤第一个想到并邀请的人选。“做这样一个表演类的节目,必须有一个主心骨。他/她得是在演戏上受到最少质疑的人”,基于这样的考量,吴彤想到了章子怡。“她是大银幕上大家都的演技派,文戏也行、武戏也行”。

  吴彤没有采取太多的迂回,直接约了章子怡本人见面。见到章子怡的第一时间,吴彤感到“她当了母亲之后没有那么犀利,柔软了一些”。

  吴彤准确地找到了章子怡身上的痛点她曾经参加过一档综艺节目,并没有收获特别大的反响,如何让她再愿意参加《演员的诞生》?曾制作《王牌对王牌》等多档综艺节目的吴彤给章子怡进行了一番分析。“做一个节目两个方向得做好,一个是把幽默做到极致、让节目够好玩。比如《跑男》里的邓超、《极限挑战》里的黄渤。第二种就是把专业做到极致”,这一点成功解开了章子怡的担忧。此前她参加的节目属于音乐类,唱歌并非她的专业,自然不能有充分的话语权和表现力。在音乐类节目里,她的定位是“我不懂行、我只是从观众视觉来看”,但在表演类节目里,章子怡觉得谁演得好,大家会信服。

  章子怡的反应也给了吴彤信心。“我跟她说需要你表演,如果你没表演我们不能谈”。“我没问题,虐的角色之类的我都可以演”。

  第一次见面,吴彤也保留了一点小技巧。“没敢跟她说有PK”。这次见面后,章子怡即奔赴美国拍摄电影《特斯拉》,后期吴彤又与她见了几次面,最终谈成合作。

  搞定了章子怡,吴彤开始构思第二位导师的人选。“我们当时觉得一个舞台不能只有一个声音,章子怡是大屏幕的,我们需要再找一个足够接地气的”。让吴彤意外的是,他一找到宋丹丹,对方很快就答应了。

  面对宋丹丹,他还大胆地说出了导师需要进行影视化表演、要PK的环节,宋丹丹也没有犹豫。“她唯一的要求是,必须玩真的”,说到这,吴彤忍不住笑起来,“她当时这节目你要想做好看,就都得是真实的,评比得真实、导师也得真实”。这让吴彤吃了一颗定心丸,他原本担心导师们都是收着的状态。

  在后来的操作中,导师要进行影视化PK,节目组都没有事先告之角色与剧情。当需要宋丹丹重现白云的经典造型时,节目组瞒着她做好了老太太的发型;章子怡饰演的《青蛇》需要提前做服装,节目组也只知会其经纪人,提前量好了尺寸。

  宋丹丹本人很快在节目中找到了兴奋感。的第一期为郑爽重现章子怡的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导师们对此展开了丰富的讨论,甚至章子怡亦真亦假的了网络的讨论。结束,宋丹丹对吴彤说,“我参加了很多综艺节目,这个节目常好的舞台。选手很好,我感觉也很好”。

  不同类别的章子怡、宋丹丹到位,第三位导师人选需要起到一个平衡杆的作用。既在大银幕、小荧屏中都有所建树、又有一定综艺感的刘烨因此到位。

  除三位导师外,吴彤还需要一个“能把控全局、hold住这三个人”的人,张国立因此而来。在本周的一期《演员的诞生》里,章子怡与宋丹丹因黄圣依参演的段落发生了争执。两人就“剧本不好时,演员到底能不能给表演加分”吵得颇有火药味。“别人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国立老师能给收回来”,吴彤说。

  起初,吴彤直接跑到张国立的家里,开了第一个深度会议,并请求张国立帮助攒一个影视化的局,承担第二现场导演的工作。张国立二话没说就答应了,他直接拉来了自己拍摄影视剧的团队。“看剧本、划分镜头,台前幕后、窜上窜下,而且还没什么露出,他在里面的付出是难以想象的”,吴彤用手比划着说。

  在导师席一侧的BOSS团,也是吴彤和团队一开始就想好。“导师不好评,他们可以充当评委的角色”。这是一支由业内著名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等组成的评委队伍,第一期节目后,他们就《亲爱的》里黄璐与刘芸的表现,在微博上展开了针锋相对的争论。

  “我觉得这个节目会掀起整个行业对于演技的讨论和重视,它会促进行业的发展”,欢瑞世纪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姜磊,如此描述自己愿意参加《演员的诞生》之原因。

  在说《演员的诞生》如何搞定参赛选手前,我们想先分享一个意料之外、又暗合情理的现象:参加节目的选手,不管名气大小、演技好坏,几乎都是免费的。

  节目组选择演员的标准,“其实有些网友都发现了”,吴彤笑着说,“我们每期都是按照他们的戏龄,或者年龄来分段的”。

  首先是相对年轻的一组,比如郑爽、欧阳娜娜等,“他们是大家年轻人中比较有演技的;或者是大家也怀疑那个人是不是有演技”,吴彤解释说,“他们代表演艺圈的新生力量”。

  第二组侧重于演艺圈的“中坚力量”,比如黄璐、凌潇肃、周一围等,即俗称的“戏红人不红”。“我们认为会演戏、很有实力,但需要好的平台给他证明自己的机会的人”,吴彤说。

  在吴彤团队与演员的初期接触中,小鲜肉小鲜花之流,并不是最难沟通的。他们具有粉丝和流量号召力,其表现也简洁的分为两派:我不适合这个,;我愿意证明自己,答应。

  以第一期的郑爽为例,吴彤告诉我们,邀请郑爽的过程很顺利,“她挺干脆的,说我来试试吧”。

  如同说动章子怡要找准痛点一样,面对郑爽,吴彤也找到了合适的技巧。“这么多综艺节目,大家都在做你的隐私,我们只想做你的演技,让你认真做点事,告诉大家你有演技”。

  出演章子怡早年的成名作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并不是郑爽所选,而是节目组给她安排的。事实上,郑爽起初并不是很想演这个本子。后来很配合得一咬牙,“我拼了,我尝试一下”。说起郑爽的表现,吴彤忍不住点赞,“给她发型去做,给她剧本去做,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事”。

  节目呈现里,郑爽与搭档任嘉伦排练时,看起来并不顺畅,整个人奔溃到头靠在墙上。实际上,节目组此前完全瞒住了她的搭档是谁,直到当晚,她才第一次知道是和任嘉伦合作。

  采访中,吴彤打开了手机上的一张照片,那是节目组筹备初期,在黑板上写下的各个类别拟邀请的选手名单。其中小鲜花小鲜肉与老戏骨组都有两三列的长度,到“戏红人不红”组只有勉强一列多,这些人也成为最难邀请的一类演员人群。

  “他们天生就是低调的人,不参加综艺,不想在电视上抛头露面”,吴彤分析道。比如节目组特别心仪的颜丙燕,“她可以一年不接角色,只接喜欢的角色。商业片不会找她,文艺片找她,她还要挑剧本”,在节目组看来,这类演员真的有能力,也真的很难请,“她说综艺节目我就不去了,给我一个剧本让我演,挺的”。

  这类演员往往不具有大量的,其微博话题恒定会有“为什么他还不红”一题。比如周一围。在参加了《演员的诞生》之后,他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之一,就是“为什么你会参加?”周一围诙谐地打了一个比方说,“这就好像问黎叔,你为什么拍《武动》一样”?

  事实上,周一围从今年7月份才开始陆续放弃对综艺节目的抵触,《演员的诞生》是他上的第二个综艺节目。“我在反思我们该怎么跟着时代走?怎么在这个时代里头,依然能够让大家发现以前认为对的东西,还是对的”。

  《演员的诞生》显然没有让他失望。他用“舒服”来形容与章子怡的合作,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是“少见、甚至罕见的”,上一次还是多年前与郝蕾合作时。

  除了台上正式参加PK的选手演员,《演员的诞生》中还有一类助演人群,比如王俊凯。另吴彤意外的是,王俊凯是自己主动找过来、询问节目组的。

  节目艺术指导刘天池详细地给我们还原了这一过程。她第一次接触王俊凯,是在张艺谋电影《长城》的筹备阶段。当时刘天池负责演员指导工作。一天,张艺谋跟她沟通,要找一个小,可能要找TFBOYS。并不了解这个组合的刘天池上网去查了他们的资料,“从MV里感觉这帮孩子是被包装过的,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社会的面孔。不会去做过激的表情,像一汪清澈的水,是密而不透的,不能让你抓住我任何毛边”。

  但“毛边”所代表的个性是演员必须的。带着张艺谋的委托,刘天池第一次见到了王俊凯。“确实很客气,也很乖,我就必须想办法让他不那么乖”。当她与王俊凯聊到最怕的动物是蜘蛛时,她迅速的抓住了突破口。

  “咱就假定你的粉丝给你送了一个很重要的礼物,你实在太想知道是什么了,就甩开经纪人自己偷偷跑到房间来看”,刘天池给王俊凯好了表演情景。

  当王俊凯掀开礼物盒子,看到假蜘蛛时,“啊”所带出来的恐惧感十分真实。张艺谋问她,“你觉得小凯怎么样?”“没问题,他还是挺能够用自己的本能去反应事物的”。

  由于此前已经建立了信任感,王俊凯听说刘天池也在《演员的诞生》时,就给她发了一个微信,“老师,你觉得我能不能去?”“你来吧,你从来没有上过舞台,应该尝试一下”。

  当选手确定参加《演员的诞生》,第一站会经历的即是拿到剧本、面见对手演员。这个时候的艺术指导刘天池是最忙的,她需要在三、五个排练室来回跑,快速地在不同的剧本中切换头脑、交叉排练。

  她也因此成为观察演员选手初始状态最直观的那个人。“普遍呈现的状态,就是一群人坐在那,焦灼不安地客气地互相点头。但内心其实有各种各样的不安。表面上都对对对,谁也不敢各抒己见”。

  这时,刘天池往往是捅破窗户纸的那个人。“排练的时候一定得是硝烟弥漫,人脑袋吵成狗脑袋,戏才是好看的”。刘天池有时候会直接冲进去,“别装了,来不及了,再这么装下去还行不行啊?干嘛呢?”

  “比如金晨和陶昕然那一组,陶昕然挺明确地跟我说,我想演小妹,不想演那个角色”,刘天池说,演员们关于饰演角色的讨论,是普遍最纠结的一个点。本身是演员,又从事多年演技教学的她,特别能理解大家的想法,“谁都想出彩”。

  最新一期节目里,这样的纠结也被直接呈现在了节目里。黄圣依和柴碧云都想饰演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中“程小蝶”一角,黄圣依以生过孩子、更能理解人物的内心最终获胜,镜头扫过,还是可以看到柴碧云的失落。

  另一组中,陈龙和李泽峰为争夺《解救吾先生》中的绑匪一角各执一词。李泽峰有些激动地站起来,对着陈龙说,“你就把这个角色让给我吧”,陈龙眼神坚定地回答,“我不能让”。

  当选手演员的纠结无法调和时,刘天池就会承担起灭火器和疏通的作用。比如面对陶昕然,她会先帮陶昕然找到自己角色的魅力,再慢慢疏通。有时,这种“纠结”甚至需要总导演吴彤出面沟通协调。

  最难邀请的“戏红人不红”组演员,到了刘天池所负责的排练环节,反而成为最简单、好沟通的一组。更多时候,她只需要帮助其梳理人物关系上的疙瘩。“比如周一围跟尹正那一组,我怎么就答应把船给他了呢?周一围觉得明明我占了他老婆,尹正也说这怎么就一下子这么家国,本来是小情小爱的嘛。我就会跟他们分析,你们相互吸引的不是家国、也不是小情小爱,而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欣赏”。到这,两个演员之间的疙瘩,就慢慢通了。

  在我们围观的那期《演员的诞生》节目里,换场时,工作人员互相开玩笑,“接下来这场是唯一没有死亡的一个”。早前的节目里,导师宋丹丹曾发出类似的疑问,“为什么大开大合的剧本这么多”?越到后面的复赛环节,这一现象更明显。

  实际上,作为能否激发演员们好演技的载体,节目组在剧本一环倾注了大量的心血。他们专门有一个剧本小团队,“我们自己台里有七八个,外请的也有七八个”,吴彤说。节目前,他在自己的微博写下了一封长信,其中详细介绍了剧本一环的准备。

  “每期节目我们要准备近百个剧本,从中选出6个来用。为了体现公平性,演技的比拼对剧本有严格的要求,比如戏份要均等、要出彩、人物性格要有魅力、冲突感要强,长度要合适,所以每个剧本又要翻来覆去打磨修改十几次,工作量巨大”。

  面对宋丹丹的疑问,吴彤也认可其合。“我们选择这类剧本,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经典,能在短时间内形成演技的比拼”,而由于时间和场地的,又势必需要对原剧本进行高浓缩,问题也随之产生。

  节目剪辑是否,是《演员的诞生》被争议的另一个点。而这是总导演吴彤最不能接受的部分。“我们唯一的,只是王俊凯的预告。本来是一个轻松环节,我们做了一点剪辑”。

  某种意义上,《演员的诞生》是一个吵架吵出来的节目。“导师也会吵架,我们也会吵架,我们跟导师也会有争执”,吴彤说。

  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原创节目,团队在操作的过程中也是一试的状态。比如演员两两PK的模式,就是节目团队吵架吵出来的。

  起初,他们确定的是一个选手表演30分钟,三个导师亮灯,两个灯就代表可以晋级。

  “我那天突然觉得这很无聊,我说得俩俩PK”,吴彤告诉我们,这一下子激发了团队导演们的。“大家说沟通这些艺人很难,好不容易艺人同意了,就别再出幺蛾子了,忽然之间说俩俩PK,万一艺人不来了呢”?

  有关节目争议的第一个讨论峰值,来自于导师刘烨发微博、又秒删的举动。微博的内容里,刘烨用了程度很重的词语,在自己的不满。

  一时间,大家对节目是否有脚本、是否在表演的争议四起,甚至有人打趣的称节目为《戏精的诞生》。对此,吴彤详细的还原了整个事件的始末。

  在刘烨发微博又删除的同时,他也给节目组打去了电话,“他那段时间压力太大了”。

  一开始录节目时,谁都不知道节目出来是什么样。吴彤甚至看到刘烨为了节目有意思,自己认真的在本子上写稿子、找点。“章子怡是一个很认真的人,刘烨说如果我综艺一点,会让气氛好玩一点”。

  不成想,观众在衡量这个节目时,将节目放在一个非常专业的水准上,自然对导演的期待也是应该认真。“所以刘烨跳戏了”,吴彤解释,“这个东西当时对刘烨来讲挺委屈的,因为他的出发点是好的,都是为节目好”。

  后面的节目里,明显能看到刘烨的慢慢调整,“大家想看我认真的一面,我就认认真真给大家做走心的作品”。

  艺术指导刘天池说自己在《演员的诞生》的状态,可以用《哪吒三太子的诞生》这个名字来形容,“骑着风火轮跑”。

  其他参与者也普遍是这样的状态:章子怡有一次连续拍摄达16个小时;总导演吴彤录节目期间一天睡不够三小时,靠可乐等强制自己保持的状态。这个团队以一种几乎自虐的方式在节目高速运转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elicatessenvanderlaat.com 版权所有